一簇烛火

♬ 烛火♬
文手,冷圈冷cp冷粮,吃粮一百年喂粮十年,杂食:3。
——主要混迹于欧美影视&TV,小说&游戏——
≮已检测有极大的几率对地球产生重度污染性,是没有大师球就捕捉不了的大人物。

『福华』我的室友是个泰迪熊 1

福华-我的室友是个泰迪熊
[Sherlock HW-BBC] [神探夏洛克同人]
Sherlock Holmes/John Watson
题记:一篇不正经的欢脱文-OOC警告-魔法警告
———————————————————
1.
事情发生在一个下午。
夏洛克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室友像极了某种自己曾在圣诞橱柜里看到的玩意,它会傻乎乎的朝你咧嘴,甚至连它的金棕色绒毛也温和的打着卷儿,毕竟里头塞得都是柔软的绒绵。
再来瞧瞧他的室友——约翰,有着一头柔软的淡金短发,矮个儿,眼角的笑纹和他的笑容一样柔和。举手投足带着一股子英式气息,邃蓝眼睛里少时温暖,但在他心情不好(这经常发生)的时候会是暴躁和隐忍。
只是个无聊 的想法而已,夏洛克才不会管太多,这个念头也只是匆匆一闪,随即便迅速的被新的案子淹没。但不可否认的是夏洛克把他记住了,好心的在自己室友的档案里存着。
而这就是在某天的一个下午,夏洛克发现从楼梯上下来的不是约翰,而是一个大型的(至少有一米六)、摇摇摆摆的、打着金棕色卷毛的泰迪熊时还能保持着一丝冷静的缘故。
上帝,这想法一旦变成现实就一点也不无聊 了。
接下来的一连串事似乎荒唐透顶,可怜的哈德森太太一早起来送早茶时就被吓得不轻。她浑身一震,高声大叫并打翻了自己手里的茶水盘。面对着刺耳的尖叫和呆滞的夏洛克,约翰不知道先该去安慰谁,但也许搞清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啦?
“怎么了?”他问。在夏洛克眼里那个毛绒泰迪熊茫然的张嘴说着英语,是约翰的声线。但最后居然还朝着他们眨了眨眼。
于是哈德森太太的尖叫声更响了。
“约翰,站在那别动。”夏洛克在脑袋里大概演绎出了最多不超过十条的可能性,这能怪他吗?这真的太诡异了!排除掉药物问题(他没嗑药,也许磕了但哈德森太太绝不会磕。)和某种与地狱犬相同作用的迷幻剂的可能性(在他之前无比仔细的搜查过住处后),夏洛克觉得自己无比精准的大脑咔咯了一瞬间。“该闭嘴了,哈德森太太!”尖叫声让他极为不耐烦,而哈德森太太看上去要晕厥了。
“希望这只是个小小的玩笑,男孩们。”最终哈德森太太努力的背过身,弯下腰捡棉质地毯上的茶具,声音颤抖的继续拿着那个岌岌可危的茶水盘脚步发虚的下楼。
终于安静了,但站在楼梯口的泰迪熊约翰却突然紧张起来,他张了张嘴看起来想要说话——噢不。夏洛克觉得这真是该死的诡异。
“你昨天夜里做了些什么吗?”夏洛克迅速出击,谨慎的问。
“就是睡觉,我应该做些什么吗?”泰迪熊,不,应该说是约翰诧异回答。
“看看你的手。”
约翰低下头努力想要辨别自己的手出了什么问题,和他先前起床时一样,无比正常的手掌。但随着长久的凝视……等等,这他妈的是个什么玩意???
夏洛克看着约翰的表情一瞬间惊恐无比,他知道他能看到什么:一个巨大的,圆圆的,软乎乎的小圆爪,完美的符合了英式泰迪熊的标准。而惊恐的行为表明当事人的了解性,对于夏洛克来说至少又排除一种可能性,代价是随之而来的怒吼。
“夏洛克!我的手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

5分钟后,暴躁的泰迪熊与还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夏洛克终于坐落在他们各自的沙发上。对面的泰迪熊正襟危坐,举着毛茸茸的爪子不知道该放在哪,身上甚至还穿着一件可笑的浅蓝色条纹睡衣。
“……”沉默。
约翰简直快要疯了,还有什么比一早起来发现自己直接换了个物种更操蛋的事了吗?!甚至自从前几分钟他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这副可怕模样起他便一直浑浑噩噩的抱着做噩梦的心态无力哀叹自己的未来。而现在他唯一的希望——自己面前的高功能反社会人格,世界唯一的咨询侦探的室友也正迷惑不解。(也许他的眼神并不是疑惑,华生医生。可能是兴致勃勃的想把你解剖的眼神。)
“夏洛克,呆着不是办法。”约翰好心提醒他面前的泰迪室友还是个问题,并且尽可能的控制住自己的音线不要走调。自己这模样放在伦敦街头估计会炸开锅,案子肯定是出不成了,而约翰也没有打算令自己一辈子剩下的时间都做一个缩在221B的泰迪熊。天啊。他叹气,不忍继续再想自己未来的可能性。
“……”夏洛克微微张了张嘴,却一个词儿也没蹦出来。“你的那些演绎呢?”约翰受够了室友这副傻愣模样了,他在犯罪现场时的妙语连珠去哪了?“用你那聪明的脑袋想想!我他妈的到底发生什么了!”
“你看起来像个泰迪熊。”夏洛克看起来在努力的分析着。
“我知道。”废话。
“而我推演不出来一个会说话的泰迪熊。”
“拜托,你可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夏洛克看起来开始有点恼怒了。从暴躁中回过神的约翰突然意识到夏洛克从不喜欢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和他哥哥一样的控制狂。
“那你要我怎么样约翰?从你卷毛的打卷程度和你头上那个可笑的耳朵来推演你今天为什么变成了一个玩具吗!”
“那没有关系!变成这副模样的人是我,夏洛克!”
“每一件事都有关系!”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门外的楼梯突然吱呀作响:“也许你们不需要茶,但我不希望你们吵的我做不了早茶。”哈德森太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约翰看着夏洛克烦躁的脸突然止住声音,“也许我们都该冷静一下。”他开始盯着地上的毛毯看,像是上面突然有了他感兴趣的东西。
“约翰,我会找到答案的。”夏洛克说完话后便默不作声的钻回他自己的房间去了。
约翰依旧呆坐在沙发上。
他现在成了个傻透顶的毛绒玩具,也许他以后永远也变不回来了。
——去他的。
他扶上自己的胸口,而那里头已经没有了起伏般的颤动。

*题外话:给熙子的新年贺文,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早就想写泰迪熊约翰了。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