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簇烛火

♬ 烛火♬
文手,冷圈冷cp冷粮,吃粮一百年喂粮十年,杂食:3。
——主要混迹于欧美影视&TV,小说&游戏——
≮已检测有极大的几率对地球产生重度污染性,是没有大师球就捕捉不了的大人物。

【AOS/SK】Need-00 ABO

0.
在爱荷华的漫长冬季结束后,取代而之的是遍野的金色麦稻。长长的麦穗在灼热的太阳下融着一丝冬日弥留下的冷风,如同金色浪潮般优雅的在风中舒卷开来。
James T Kirk的屋子就在那一片金色田野里。那是个让这位不羁活泼的金发男孩童年中颇受痛苦的地方——紧接着让Jim所痛恨一生的事也正是发生在了那里。
那该死的分化期。
当Jim的分化期来临时,Frank像是压根没在意似的喝着酒,他唯一忌惮的问题只有这小子会不会分化成一个AIaph——因为那将会威胁到他的地位,甚至抢回他的土地。所以那段时间的Frank更加暴躁,他不断的对着Jim发火,仅仅是为了享受他脸上那恐惧不甘的表情。
“就你这个怂样,算的上什么!”
Frank大声嚷叫着挥动起手里的酒瓶,这个满身酒臭味的beta冷笑着,用厌恶至极的不屑眼神看着眼前那个小小的倔强头颅。“你哥哥是个Alaph,也还不是一样丢下你夹着尾巴逃跑了?”
——可Jim…Jim很早就学会了不再把愤怒流溢于表面,他知道恐惧和软弱只能带给他更多的痛苦,于是他死死的咬着嘴唇,竭力维持着脸上的冷漠。
我恨你。Jim在心里说到。随后瞪着那双在Frank看来恶心至极的蓝色眼睛,一声不吭的看着他。“废物!”Frank最后狠狠的往地上呸了一声,把酒瓶熟练的大力砸向了Jim的身上。


当Jim终于发觉自己的分化期来临时——他正靠在少管所的牢狱里,面色潮红,脑袋昏沉的令他反胃。他的手死死的攥着,骨节有些泛白。而这都无法掩饰他身体逐渐的升温与一阵阵的燥热。男孩的信息素毫不保留的爆发出来,一股浓浓的天堂鸟花香与一点略淡的雪莲味几乎覆盖了整个牢房。
“…Omgea?”被信息素吵醒的牢头赶过来,震惊的看着这个区里赫赫有名的小混蛋,脸上的表情活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拳。
缩在墙角的男孩只是有些迷茫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牢头,看到那张震惊的面孔后愣了几秒。“Fuck.”Jim皱了皱眉,死死咬住嘴唇,讽刺的笑了起来。
操他的生活。
男孩脸上的自嘲般的笑容逐渐僵硬下来,拢了拢双肩,感受着无助尖叫着在他体内疯狂乱窜。明明该是燥热的身体却意外的开始慢慢冰冷下来。

只因Jim感到那一阵,如坠冰窟般的绝望。
———————————————
算是个试阅吧,有人看我就填坑…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