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簇烛火

♬ 烛火♬
文手,冷圈冷cp冷粮,吃粮一百年喂粮十年,杂食:3。
——主要混迹于欧美影视&TV,小说&游戏——
≮已检测有极大的几率对地球产生重度污染性,是没有大师球就捕捉不了的大人物。

求一波盾受漫画互动安利

站TAG抱歉。鞠躬躬。
这里最近在补漫画,啥宇宙时间段都吃。而且可以说是超级喜欢看锤盾互动了。可是好多梗目前都没找到,零零散散的十分痛苦呜呜呜_(´ཀ`」 ∠)_
还有铁盾冬盾这些只要是盾受都吃,能有小天使来安利我真是极好极好的了嗷。
另外私心也很想收集一波超级瞩目队长的原漫,什么风格都成!就大家觉得队长“他怎么这么美好?!”“他怎么这么可爱”的一些片段。或者大家粉上的队长台词剧情画风都好!!!打算做一个长——汇总。
毕竟最近实在被一些MCU的无脑队黑气到了,我队明明是敲好的一个人啊——怒甩他们一脸截图。
最后前排暴风哭泣外加托马斯全旋着求太太和小天使们带一波安利…!!!

【AOS/SK】Need-00 ABO

0.
在爱荷华的漫长冬季结束后,取代而之的是遍野的金色麦稻。长长的麦穗在灼热的太阳下融着一丝冬日弥留下的冷风,如同金色浪潮般优雅的在风中舒卷开来。
James T Kirk的屋子就在那一片金色田野里。那是个让这位不羁活泼的金发男孩童年中颇受痛苦的地方——紧接着让Jim所痛恨一生的事也正是发生在了那里。
那该死的分化期。
当Jim的分化期来临时,Frank像是压根没在意似的喝着酒,他唯一忌惮的问题只有这小子会不会分化成一个AIaph——因为那将会威胁到他的地位,甚至抢回他的土地。所以那段时间的Frank更加暴躁,他不断的对着Jim发火,仅仅是为了享受他脸上那恐惧不甘的表情。
“就你这个怂样,算的上什么!”
Frank大声嚷叫着挥动起手里的酒瓶,这个满身酒臭味的beta冷笑着,用厌恶至极的不屑眼神看着眼前那个小小的倔强头颅。“你哥哥是个Alaph,也还不是一样丢下你夹着尾巴逃跑了?”
——可Jim…Jim很早就学会了不再把愤怒流溢于表面,他知道恐惧和软弱只能带给他更多的痛苦,于是他死死的咬着嘴唇,竭力维持着脸上的冷漠。
我恨你。Jim在心里说到。随后瞪着那双在Frank看来恶心至极的蓝色眼睛,一声不吭的看着他。“废物!”Frank最后狠狠的往地上呸了一声,把酒瓶熟练的大力砸向了Jim的身上。


当Jim终于发觉自己的分化期来临时——他正靠在少管所的牢狱里,面色潮红,脑袋昏沉的令他反胃。他的手死死的攥着,骨节有些泛白。而这都无法掩饰他身体逐渐的升温与一阵阵的燥热。男孩的信息素毫不保留的爆发出来,一股浓浓的天堂鸟花香与一点略淡的雪莲味几乎覆盖了整个牢房。
“…Omgea?”被信息素吵醒的牢头赶过来,震惊的看着这个区里赫赫有名的小混蛋,脸上的表情活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拳。
缩在墙角的男孩只是有些迷茫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牢头,看到那张震惊的面孔后愣了几秒。“Fuck.”Jim皱了皱眉,死死咬住嘴唇,讽刺的笑了起来。
操他的生活。
男孩脸上的自嘲般的笑容逐渐僵硬下来,拢了拢双肩,感受着无助尖叫着在他体内疯狂乱窜。明明该是燥热的身体却意外的开始慢慢冰冷下来。

只因Jim感到那一阵,如坠冰窟般的绝望。
———————————————
算是个试阅吧,有人看我就填坑…

#《Verita Liberabit Vos》BE向-文评

-(福华福清水向,随缘有翻译。)
隐忍,重度抑郁,冷暴力。
厌倦,不感兴趣,平静死亡。
这篇文章的节奏很慢,人物的情感与内心活动描写十分细腻。从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中便能透出人物浓重的情感。剧情垫铺线索贯通流畅,于是后来的死亡便异常残忍的显得顺其自然,毫不突兀。
——“…Sherlock Holmes没有哭泣。他只是拉着小提琴,因为他要思考,为什么他床上的这个男人,死去了。”
早在医生结束婚礼后的承诺褪色时,爱情的火焰便开始在过往的日子里燃烧着他的生命,令他痛不欲生。侦探意识到了这一切,但他仍旧冷漠的任由所谓的理智占据他的内心,闭上灰蓝的眼睛与心中的那扇门。
他将自己化身为那簇火焰,时时刻刻烧灼着医生的内心。用幼稚的把戏,带着满不在乎的表情,几近残忍的看着医生痛苦。可医生已经渐渐习惯冷漠,习惯侦探。他学会忍受,学会接纳,接纳那些该死的疼痛。
孤独的生日,不再得到回应的话语,失去温度的床垫,冷漠不屑的双眼……每日的医生在诊所里孩童们的热情中重生,又在家内侦探的冷漠下逝亡。
医生孤独的站在这些生活中的灰色地带,他的侦探错过了太多温暖,却又要残忍的把那些温暖之后的空虚统统扎进了医生心里。
两个人就如同在周旋着。在死寂的屋内疲惫的踏着死亡的舞步周旋。想着给予对方自由,一个没有对方的自由。
——“…幸福的天堂已沦为炼狱,彼此之间已是恶鬼与深渊。”…
故事的最后,医生的灵魂怀着苦痛安静的在侦探身边消逝。最后一刻的他一定是心怀平静的,因为医生明白死亡的背后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永恒的美好梦境。
医生获得了侦探给予他的自由。
———————————————————
《Verita Liberabit Vos》用平淡的文字勾勒出淡淡的抑郁感,向我们展示着爱情从绚烂到褪色直至死亡。
如果将人生比喻为一首曲子。那这首曲子的前调将会是激扬的,歌颂着爱情的美好,年轻的活力。中调却开始渐入平淡,之后混入的杂音更像是一次次的争吵彷徨。而最后的尾声会是平静淡然,更像是渴望卸下满是的疲惫枷锁奔向自由。
而《Verita Liberabit Vos》却是用一首葬礼进行曲歌颂着那些杂音与矛盾,那些在人们看不到时我们会流下的泪水与疯狂的崩溃。文章的本身沉重而又平凡,这个故事的背景经过了岁月的沉淀与年轻的激情,反而越加的真实剔透。
《Verita Liberabit Vos》的第一次高潮也正是临近文章的最终结束,两人不断周旋的死亡舞步也总算息止。在一个狭小的黑暗的夜晚,在一个疯狂激昂的雨夜,在这张承载了两人无数情感的床铺。他们背对背,互道了最后一次的晚安。
文章的结尾写到:
在他们结婚那天,John踮起脚吻他,对他承诺着:
“我会永远爱你。永远。即使死亡将我们分离,我也会爱着你。”
Sherlock Holmes想知道,John是不是仍在恪守承诺。

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
Verita Liberabit Vos——文章的本名,意思是“真理使你自由。”
而在读者的眼里,是“死亡使医生自由。”

…在我的眼里,
却是“侦探使医生自由。”

可能变成单篇的片段

“…Clark…”
那个永不服输的Steve此时却无力垂下了自己的淡金色头颅,深蓝制服被腹部血洞不断涌出的鲜血渲染,空气中充斥着濒死与绝望的气息。
他来了。觉察到眼前的光晕被阻挡而投下出的一片阴影,Steve紧绷的嘴角微微上扬,藏在他那破烂不堪的躯壳下的孤独灵魂似是找到了归宿。
Steve艰难抬起头,露出了满是血污的面庞。——他来了。Steve再次默念道,仿佛正从字眼里汲取着力量去驱散心底那片深深的绝望。
“抱歉。”那双蓝绿色眼眸下透着的倔强与惶恐被眼前的深红色披风缓缓消融,换成以往只对着氪星遗孤流露出的温柔神色。强压下咆哮欲望的Clark轻柔的抱起了他的爱人,滔天的愤怒与窒息般的惊恐混着无边的悲伤在心底蔓延开来,如同暗沉的火舌一刻不停的疯狂烧灼着他的内心。
“没事了。”
Clark低头压抑住痛苦的神色,微微颤抖着用自己最温柔的语气轻声朝爱人念道。在他怀里的Steve气息微弱,透视使他轻而易举的将怀中的人身上遭受到的待遇看的清晰至极。
——他的Steve惨不忍睹。
他痛恨自己的迟来,悲伤与怒火开始疯狂的撕扯起他脑海中仅存的理智。原本柔和的面庞冰冷而又疏离,像是一位真正的天神一般冷酷无情。红披风在他身后猎猎作响,他微微漂浮着,一双本该温和的蓝色眼眸此刻却正满含怒火,凌厉的目光参杂着对弱者的高傲不屑缓缓扫过那些呆住的余党。

“是谁伤了他。”

超盾真好吃,控制不住自己…悄咪咪投个脑洞速写,要是有人看就写单篇了。

『福华』我的室友是个泰迪熊 1

福华-我的室友是个泰迪熊
[Sherlock HW-BBC] [神探夏洛克同人]
Sherlock Holmes/John Watson
题记:一篇不正经的欢脱文-OOC警告-魔法警告
———————————————————
1.
事情发生在一个下午。
夏洛克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室友像极了某种自己曾在圣诞橱柜里看到的玩意,它会傻乎乎的朝你咧嘴,甚至连它的金棕色绒毛也温和的打着卷儿,毕竟里头塞得都是柔软的绒绵。
再来瞧瞧他的室友——约翰,有着一头柔软的淡金短发,矮个儿,眼角的笑纹和他的笑容一样柔和。举手投足带着一股子英式气息,邃蓝眼睛里少时温暖,但在他心情不好(这经常发生)的时候会是暴躁和隐忍。
只是个无聊 的想法而已,夏洛克才不会管太多,这个念头也只是匆匆一闪,随即便迅速的被新的案子淹没。但不可否认的是夏洛克把他记住了,好心的在自己室友的档案里存着。
而这就是在某天的一个下午,夏洛克发现从楼梯上下来的不是约翰,而是一个大型的(至少有一米六)、摇摇摆摆的、打着金棕色卷毛的泰迪熊时还能保持着一丝冷静的缘故。
上帝,这想法一旦变成现实就一点也不无聊 了。
接下来的一连串事似乎荒唐透顶,可怜的哈德森太太一早起来送早茶时就被吓得不轻。她浑身一震,高声大叫并打翻了自己手里的茶水盘。面对着刺耳的尖叫和呆滞的夏洛克,约翰不知道先该去安慰谁,但也许搞清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啦?
“怎么了?”他问。在夏洛克眼里那个毛绒泰迪熊茫然的张嘴说着英语,是约翰的声线。但最后居然还朝着他们眨了眨眼。
于是哈德森太太的尖叫声更响了。
“约翰,站在那别动。”夏洛克在脑袋里大概演绎出了最多不超过十条的可能性,这能怪他吗?这真的太诡异了!排除掉药物问题(他没嗑药,也许磕了但哈德森太太绝不会磕。)和某种与地狱犬相同作用的迷幻剂的可能性(在他之前无比仔细的搜查过住处后),夏洛克觉得自己无比精准的大脑咔咯了一瞬间。“该闭嘴了,哈德森太太!”尖叫声让他极为不耐烦,而哈德森太太看上去要晕厥了。
“希望这只是个小小的玩笑,男孩们。”最终哈德森太太努力的背过身,弯下腰捡棉质地毯上的茶具,声音颤抖的继续拿着那个岌岌可危的茶水盘脚步发虚的下楼。
终于安静了,但站在楼梯口的泰迪熊约翰却突然紧张起来,他张了张嘴看起来想要说话——噢不。夏洛克觉得这真是该死的诡异。
“你昨天夜里做了些什么吗?”夏洛克迅速出击,谨慎的问。
“就是睡觉,我应该做些什么吗?”泰迪熊,不,应该说是约翰诧异回答。
“看看你的手。”
约翰低下头努力想要辨别自己的手出了什么问题,和他先前起床时一样,无比正常的手掌。但随着长久的凝视……等等,这他妈的是个什么玩意???
夏洛克看着约翰的表情一瞬间惊恐无比,他知道他能看到什么:一个巨大的,圆圆的,软乎乎的小圆爪,完美的符合了英式泰迪熊的标准。而惊恐的行为表明当事人的了解性,对于夏洛克来说至少又排除一种可能性,代价是随之而来的怒吼。
“夏洛克!我的手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

5分钟后,暴躁的泰迪熊与还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夏洛克终于坐落在他们各自的沙发上。对面的泰迪熊正襟危坐,举着毛茸茸的爪子不知道该放在哪,身上甚至还穿着一件可笑的浅蓝色条纹睡衣。
“……”沉默。
约翰简直快要疯了,还有什么比一早起来发现自己直接换了个物种更操蛋的事了吗?!甚至自从前几分钟他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这副可怕模样起他便一直浑浑噩噩的抱着做噩梦的心态无力哀叹自己的未来。而现在他唯一的希望——自己面前的高功能反社会人格,世界唯一的咨询侦探的室友也正迷惑不解。(也许他的眼神并不是疑惑,华生医生。可能是兴致勃勃的想把你解剖的眼神。)
“夏洛克,呆着不是办法。”约翰好心提醒他面前的泰迪室友还是个问题,并且尽可能的控制住自己的音线不要走调。自己这模样放在伦敦街头估计会炸开锅,案子肯定是出不成了,而约翰也没有打算令自己一辈子剩下的时间都做一个缩在221B的泰迪熊。天啊。他叹气,不忍继续再想自己未来的可能性。
“……”夏洛克微微张了张嘴,却一个词儿也没蹦出来。“你的那些演绎呢?”约翰受够了室友这副傻愣模样了,他在犯罪现场时的妙语连珠去哪了?“用你那聪明的脑袋想想!我他妈的到底发生什么了!”
“你看起来像个泰迪熊。”夏洛克看起来在努力的分析着。
“我知道。”废话。
“而我推演不出来一个会说话的泰迪熊。”
“拜托,你可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夏洛克看起来开始有点恼怒了。从暴躁中回过神的约翰突然意识到夏洛克从不喜欢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和他哥哥一样的控制狂。
“那你要我怎么样约翰?从你卷毛的打卷程度和你头上那个可笑的耳朵来推演你今天为什么变成了一个玩具吗!”
“那没有关系!变成这副模样的人是我,夏洛克!”
“每一件事都有关系!”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门外的楼梯突然吱呀作响:“也许你们不需要茶,但我不希望你们吵的我做不了早茶。”哈德森太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约翰看着夏洛克烦躁的脸突然止住声音,“也许我们都该冷静一下。”他开始盯着地上的毛毯看,像是上面突然有了他感兴趣的东西。
“约翰,我会找到答案的。”夏洛克说完话后便默不作声的钻回他自己的房间去了。
约翰依旧呆坐在沙发上。
他现在成了个傻透顶的毛绒玩具,也许他以后永远也变不回来了。
——去他的。
他扶上自己的胸口,而那里头已经没有了起伏般的颤动。

*题外话:给熙子的新年贺文,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早就想写泰迪熊约翰了。